首页 电力数据 节能环保 光伏发电 新能源 发电 电网 火电 水电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发电

事儿来了,真的让人心惊肉跳

驱动产品,尤其是功率大一点的驱动,从来是让我望而生畏。别的不说,光是看看那宽厚的铜排,就有点怕,再加上运行起来后那让人心浮气躁的风噪与电抗器的噪音,什么事儿不出,就已经让人有点疯狂,如果再出点什么事儿,那就真的会让人心惊肉跳! 2004年冬天,在海拨二千米的西宁市某钢厂调试一台棒材生产线上的启停式飞剪。该飞剪的机械本体上带一个可选的惯性飞轮,用以在低速剪切时增大剪切力矩(如果需要低速剪切,就由钳工人工挂上飞轮,否则就脱开)。但在与工艺设计者交流后得知,按这条生产线的工艺来说,该飞剪的剪切速度工作于高速区,所以这个飞轮是永远不会用的。驱动装置是6RA70直流调速装置,额定电流2000A。在其它生产线调试时,无论这个飞轮用与不用,我都按将来有可能会用到来考虑,会在6RA70中多做一组FDS参数以适应大惯量的启动/停止工况,并靠机械本体上的相应接近开头信号来切换参数组。但当时临近春节,再加上寒冷且低气压的环境,让我有点疲惫且心急,所以就没做这组带飞轮的参数。 调试还是挺顺利。完成调试后,在配电室与电工边闲聊,边听着飞剪剪切时电抗器发出的“唰”“唰”的电磁音,一切挺正常的。心里也在盘算着过几天就可以返程回家过春节了。但突然,“唰、唰”的声音变了,变成了“嗞——”“嗞——”的长音节,且分贝明显增大!第一时间从地上弹起来三步并做两步的跑到电控柜旁按下了“EMERGENCY STOP"(业内人应该知道,此时只能“安全停车”,不能“分闸”,也不能“快停”)。系统停止后马上检查电控系统,谢天谢地,没出现问题。再去查机械部分,发现那个飞轮不知什么原因没有固定好,自己挂上了。 原因找到了,才觉得头上有冷汗。赶紧把带飞轮的参数组做出来,不管他们以后用不用。事后想想挺后怕:如果当时不在配电室,或者没有及时的安全停车,那按短时过载设计的电抗器及驱动装置会在大电流的频繁冲击下很快就过载烧掉,那事儿就大了去了。 2007年冬天,也是快过春节,在山东淄博某钢厂调试轧机。18台轧机电机功率从630KW到1400KW不等,驱动装置用的是6SE70。共直流母线结构。在调试整流单元时就出过一点小插曲:合上断路器几秒后,突然进线柜发出“噗”的一声闷响,并有火光一闪。但奇怪的是断路器并没有跳。停电后打开柜门仔细检查没发现问题。再仔细检查,发现连接母排有点潮湿,估计是新建车间且是冬天的原故,母排上有凝结的水滴,刚才的应该是水滴短路后瞬间雾化的结果。虚惊一场。开暖气及风机干燥。 单机调试,也算顺利,没出什么问题。但联合启动时出问题了,不断的有逆变器无规律的报过压故障,F006。这就神奇了,是启动过程中报故障,而不是停止时,没有道理啊?检查制动单元,正常;量母线电压,也正常;那问题出在哪?此时不只是心惊肉跳了,主要是头大了:又是要过春节,又是国营企业的投产日期不能变!且这个故障不能屏蔽!压力之下一个电话打给西门子的官方400热线。热线也不能解决。那就申请现场服务吧。但那天恰好是周五的下午,现场服务最快得下周一。没招了,急的围着电控柜团团转。突然想到这个现场的接地没有检查,且这个故障现象很像是EMC的问题啊。打开柜门检查接地,发现柜体到接地排的线缆线径很细,也就10平方毫米左右,远低于6SE70安装规范中要求的:接地电缆截面积应该不小于相电缆截面积的1/2。赶紧联系甲方让施工单位整改接地。 接好整改完成后,再试车,一切正常了。 调驱动,是很死板的事儿,EMC万万马虎不得,否则就会让你心跳头大。要想心不惊肉不跳的多活几年,还是老老实实做好基本功课。此为鉴。